东南亚在路上——从未知到已知

六月的某一天,在图书馆翻译CHINA DAILY上一篇关于GAP YEAR的文章,翻着翻着突然一个想法就袭击了我:我还有些钱,暑假又有时间,为什么我不能像他们一样呢,来不成GAP YEAR,来个GAP MONTH也好啊。于是冲回寝室,搜索旅行的信息,很冲动地买了一张八月底从曼谷飞广州的回程票,在七月底的时候开始了我的东南亚之行。
 

于快是在南宁青旅里的室友,初次见到他就让我心里微微一怔。跟我差不多高的个子,黑黑的皮肤,长头发,嘴巴旁还有一撮八字胡,穿件阿根廷的球衣坐在床上玩IPAD,看起来像一个二三十岁落魄的摇滚乐手。
 

“请问这个床有人睡吗?”我打开了话匣子。
  

“没有,”他转过头来对我说,“你也是去越南吗?”
 

“是啊。”住这家青旅的一般都是去越南的背包客,“你只去越南还是?”
 

“嗯,时间来不及,只去越南,在河内有朋友。”他笑着说。“在外有朋友接待真好。”我心里想。
 

后面的聊天让我明白了“人不可貌相”的真谛。这位哥在南京农大兽医专业读大四,喜足球爱摇滚,竟然还会N国语言,尤其擅长葡萄牙语。本想第二天一个人从南宁坐火车到越南,后来还是决定和于快哥一起坐汽车去河内。
 图片

在友谊关入越南境的时候被越南边防的工作人员“勒索”十块人民币,对越南的第一印象也由此而减分。换乘越南的巴士,一路南下,三四个小时后到达河内。出现在我眼前的是我没有料想到的疯狂摩托车流,各式各样的摩托车像蚂蚁般密密麻麻地在路上穿梭,无序却又不会碰撞到他人。
 

在一位中国大哥的热心帮助下,我们办了越南的手机卡。在手机上搜索我们要去的还剑湖,背着行李在烈日下暴走一二十分钟后,地图上却显示我们只走了一点点远,于是在路边找了一辆运货的三轮车,70万越南盾商议好价格,加入了摩托车流。开车的是个五六十岁的师傅,不会说英语,在旁人的帮助和地图的引导下才把我们的话讲清楚。
 

在摩托车流中的感觉很刺激,车上放着货物,坐不是很方便,我们背着大包,只能侧着身体坐在后面,手紧紧地抓住车身。本想这位大伯会慢慢悠悠地把我们载到还剑湖,没想到一路超车,一路飚车,我们也疯狂地叫,在佩服大伯开车技术的同时,还时不时地跟坐在摩托车上的西方背包客打招呼。
 

下车后我们直奔我们的目的地——HANOI BACKPACKERS HOSTEL,六美金一晚的混合床位包早餐还是挺划算的,十个人的房间只有我一个亚洲人。没想到第一天竟是这样开场的,旅程在未知中开始,我想应该也会在未知中结束吧,但是经历过的那些未知又会转换成已知的东西。我想生命也是这样吧,在从未知到已知,从已知中又经历未知。

图片
评论

© Land of Fantas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