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在路上——说中文的意大利人

1

“昨天晚上在还剑湖边散步的时候,钱包被人偷了,我的银行卡在里面,”河内的第二天,在青旅,尤思跟我们用中文说他钱包被偷的经历,看上去有点儿失落,“我现在要打电话回中国让银行……这个要怎么说?”
 

“挂失?”我提示他,“为什么要挂失啊,反正偷了你的也没用,他们又不知道你的密码。”
 

“听说越南的小偷很厉害的,不知道密码也能把钱取出来。”他解释道,说着一边掏出手机,眼神里有一丝担心和迷茫。
 

帮他查到中国银行的电话,尤思打了几个过去,中文没说明白接着再用英文,最后都以失败告终。他挂了电话,有些气愤地说道:“他们说不能挂失,要提供卡号。告诉他们我的名字,他们说不能查到我的银行卡。”
 

“我来帮你问问吧,你是在北京开的卡吧?”他的越南手机卡已经充了好几次钱了,问题还没解决,于是我用我的手机拨通了北京一家中国银行的电话。“你好。我的一个朋友,意大利人,现在在越南,昨晚银行卡被偷了……”说明完情况,提供了名字和护照号,银行卡终于成功挂失。
 

尤思是意大利西西里岛人,个子不高,穿着一件蓝色T恤,上面印着“我是个老外”,戴着一副金属框架的眼镜,一双琥珀色的眼睛炯炯有神。本科在意大利学中文,那个时候在北大读硕士,因为签证要到期了,得先去第三国然后才能续签中国签证,于是就到了越南。
 图片

2

在河内的时候,跟于思一起去了越南民俗博物馆。博物馆里到处可以有着中国印记的文物,而在博物馆外,越南人的建筑和生活习俗也一直受着中国和法国的影响。但相对于中国这个老大哥,越南人更加喜欢法国小老弟。越南摒弃中国文字,采用法国牧师创造的越南文字,极力地去消除中国文化在越南留下的痕迹。但是文化这东西,根深蒂固了就很难再改变了。
 

同样是从北越到南越,于是就和于思当了几天临时的“驴友”。会安像极了中国的古镇,华人的会馆,寺庙小巷,灯笼对联,这些很中国的东西在会安被一一展示了出来。傍晚租了单车,骑到海边天已经黑了。从小路穿到海边度假区的私人沙滩躺下来,月亮朦朦胧胧,但还是把海面照得波光粼粼。第一次看海是在特拉维夫,ALON爸爸开车,载着我和YAHEL姐弟,当海平线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还傻傻的问了一句“那是海吗?”,第二次在青岛看海已经没有太多新奇的感受,只是对海风那股腥味有一些熟悉的感觉,据说味觉和嗅觉会触碰到记忆,我想那次应该就是,让我想到了地中海咸咸的海风。第三次就是在这里了,也是我第一次在晚上看海。
 

尤思说起他家乡西西里岛的故事,说海让他想起了他的妈妈,然后又唱起了他们那里的歌。而我则教了他两个形容月光和海面的词,“朦胧”和“波光粼粼”,借着月光,我把他写到了他的小本子上,注上拼音,写上中文解释。
 

第二天早晨本来定了闹钟要起来看日出的,但四五点闹钟响了谁都不想起来,于是七八点吃完早餐,骑着自行车慢慢悠悠地去海滩。第一次在海里游泳的感觉很奇特,潮水不断地涌动,仰在海面上,经常被冲过来的海浪击中,于是得很快地翻过身来,把鼻子和嘴巴里的海水弄出来。八九点的太阳看上去很温和,但是忘记抹防晒霜的后果就是被晒伤,回来的路上太阳一直对着我的脸晒,回来脸和手臂就成了猴子屁股和火腿肠了。
 

第三天尤思要坐飞机从岘港到西贡,于是就在会安和他拥抱道别,遗憾的是,直到我回国整理旅行笔记时才发现我竟然没有留下他的联系方式,我想若是有缘,总会再一次相见的。旅程中总能看到不同的风景,碰见来自不同文化的人,听到许多以前从未听过的故事,我想旅行也就毋须强调它的意义,在路上就是它最大的意义吧。
图片 

评论

© Land of Fantas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