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在路上——我不是韩国人,其实我就是中国人

从会安到芽庄是坐的晚上的巴士,选座位的时候没有好位置了,就选了最后一排靠窗的一个,一来坐旁边不会有被夹在中间的不适和尴尬,二来可以随时拿起相机记录窗外的美景。后面一排总共有五个座位,另外四个被一个中年西方男人,一个中年亚洲女人,一个亚洲小孩和一个亚洲女子坐了,他们看上去是一家人,后面也证实了是一家人。
 

“请你把窗户打开一下好吗?”西方男人很礼貌地对我说,英语不是很纯正,“这个里面太热了,空调好像没什么效果。”
 

“没问题,”我把窗户全部打开了,外面的确有阵风吹来,挺舒服的,“你是法国人吗?”
 

“是啊,我长得这么典型吗?”法国男人笑道。
 

“没,其实我也分不清欧洲人的长相,只是你刚刚好像在说法语。”亚洲女人和小孩之前在和法国男人聊天,虽然我不会说法语,但还是隐约能够辨别出来他们说的法语。
 

亚洲小女孩约莫四五岁的样子,躺在男人和女人的中间,和中年男人有说有笑,看上去和他关系挺好的。女人听到我跟西方男人在聊天,从手肘支撑着身体,侧过身来对我说:“我们在岘港玩了几天,现在回芽庄。我是越南人,他长得就是一张法国人的脸。”越南女人的英语说得很流利,话毕我们不约而同地笑了。
 

“那你是哪的呢?”法国男人问我。
 

“你觉得我长得像哪国人?”我笑着说。
 

“韩国。”越南女人猜道。一路上我已经很多次被认为是韩国人了。
 

“为什么是韩国?难道我也长着一张典型的韩国脸?”我有些不解。
 

“嗯,的确。而且你英语说得这么流利,应该不是中国或者日本人。”越南女人很肯定地说。
 

“我不是韩国人,其实我就是中国人。”我有点儿无奈。
 

女人有点儿惊讶,说从来没有碰见过英语说得这么流利的中国人。我笑着说:“只是你以前从来没有碰到过罢了,我也没有碰到过英语说的这么流利的越南人,你是第一个。”
 

“哦,我在法国生活了十几年。”女人开始说她的一些经历,法国男人陪着小女孩在玩手中的玩具。不知不觉就说道了越南和中国的关系,那段时间中越两个正为岛屿闹矛盾。旅行中我不想谈论政治,于是直接跟她说:“我是中国人,你是越南人,领土矛盾我们只会维护自己的国家,我们谈到最后就还是会这样,我们还是不要聊政治话题了吧。说说你们越南人怎么看我们中国人?”
 

女人也知道政治不是个好话题,于是就开始回答我提得问题:“其实越南人对中国人的印象不怎么样。我说几个我听到的几个故事吧……”

女人说了好几个故事,当然都是说的印象不好的事儿。一个说的是中国商人在越南农村收购未成熟的椰子,等到椰子成熟的时节,越南人发现中国人把烂掉的椰子仍在那里就走了。还有一个说的是,中国商人收购田里的蚂蟥,让越南农民晒干,然后偷偷的放到面包里卖给越南人。我不明白中国商人的出发点在那里,越南女人也不明白,但言语里表达着对中国人的不满。
 

后面越南女人说中国越来越强大了,旁边的国家都怕它。法国男人也说很多法国人认为中国的强盛对欧洲是一种威胁。后面我也不再说什么了,只是笑着回了一句“中国还没有到强大到去攻打别人,中国旅行团占领欧洲的商场还是有可能的,不是有可能,现在已经是了。”
 

到芽庄已经是早晨六七点了,日光透过深黄的车窗射进车内,车内也被照得一片昏黄。听说芽庄的四岛游很划算,安顿好住处就出发吧。这次希望不会有人再把我当作韩国人了,我是中国人,OK?
 图片


评论

© Land of Fantas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