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的字句

空气里 弥漫着安静
你轻轻地挥手
向着黑暗前行
默默地 留下
短促的道别
和散落的字句

月光回忆

你总说 留恋从前
你总说 怀念过去
你总是 默默伫立
当月光洒落
触碰回忆

最终的句点

思绪 随着雨滴落的方向
轻抚回忆
记忆踏着熟悉的脚步
在雨夜里轻扣心灵

咫尺或遥远
悲伤或甜蜜
最终都将划下句点
留在诗句里被铭记

PLANT MOOD PROJECT 4

This is the fourth time that I did this project and all the plants were picked on campus as before. While I carry the scissors and plastic bag picking plants, many people around looked at me with a weired facial expression, as if they were asking what this strange guy was doing here. And I would feel a little embarrassed for “sacrificing” so many plants for the art. But for those which were already dead when I picked them up, they came back to life again as they were served as the same as the fresh ones in my lense.
 

Except for the picture with all the plants, all other ones were given a name after being photoed. The fouth time when I did this project, I felt that there were few creative ideas for this project in my mind and I had to follow the path that I have taken for the previous three times. Maybe it’s time for me to start a new project. But anyway, enjoy this project.

图片

图片
照片名称:孤单

图片
照片名称:相伴

图片
照片名称:素雅

图片
照片名称:绵延

图片
照片名称:沧桑

图片
照片名称:恬静

图片
照片名称:忧郁

图片
照片名称:相望

图片
照片名称:平静

图片
照片名称:伤心

图片
照片名称:幸运

图片
照片名称:镇定

图片
照片名称:童年

图片
照片名称:目送

图片

记忆的舞步

往事 呼啸而过
记忆翩翩起舞
飞旋 跨越 转身
停在时间的角落中
时间却忘记了
记忆的舞步
偷偷地离开

疲惫的旅人

疲惫的旅人
随着时光的船
漫无目的地漂荡
无奈迷茫
找不到前进的方向
徘徊在过去和现在

东南亚在路上——高棉的微笑

1

在去塔布隆寺的途中,自行车的链条脱落,弄了半天也没能把它弄好,于是推着自行车返回到“游客中心”,说是说“游客中心”,其实就是当地人景区做生意的地方。一个中年女人看我推着自行车走来,连忙走过来问我是不是车坏了,我点了点头,接着她用手比划着要我去那边,还问了一句“你需不需要水或者饮料”,我礼貌性地回复了一句“不用,谢谢。”心里想着在修车的地方会要收我几美元。
 

到了修车的地方,中年妇女用本地话跟一个男人说话,我猜应该是说我车坏了之类的话,然后跟我说“他会帮你修好的”,然后就走开了。男人手里的活还没有结束,要我先等会儿。我们简单地寒暄了几句,他右手拉着链条,左手不断地摇着自行车的踏板,一下子就弄好了。
 

“修好了。”他一边用抹布擦被链条弄黑的手一边笑着对我说,然后把自行车给我,“试试看能不能骑车。”
 

“谢谢。”我高兴地回复了一句,还没等我拿出钱包付钱,他就转身走开继续修车去了,这是我才意识到不用收钱。现在我也都还不知道那个地方是景点的服务中心还是本地人做生意的地方。但是之后我的脸一阵滚烫,我想很多时候都不能用恶意去推测别人的行为和想法吧。
图片

2

车修好了,于是我加快骑车的速度前往塔布隆寺,那是拍《古墓丽影》的地方,也是阇耶跋摩七世为母亲而建的寺庙,几百年过去,当年的小树已经长成了参天古树,枝蔓将寺庙缠绕,自然的力量甚至将一些石块推倒。
 

从修车的地方到塔布隆寺中间有一段笔直的路,两盘都是葱郁的树木,从路的这一头是看不到另一头的,骑行在这样一条路上,感觉会慢慢穿越时间,到达另一个时光。在过一座小桥的时候,我放慢了速度,这时有一个高棉大爷迎面骑车而来,对我招手说了一句“Hello”,等我反应过来回应一句“Hello”的时候,他已经走过了很远……
图片 

3

晚上去暹粒老市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架在路上方的霓虹灯招牌“PUB STREET”,往里走,各种酒吧,西餐厅,高档纪念品店,按摩街鳞次栉比,这些高消费的东西跟这个贫穷落后地方对比起来是如此地刺眼和讽刺。在吴哥窟的寺庙里,没有鞋穿的高棉孩子用各种语言向游客要糖果,讨钱,背着篮子向游客兜售一些小商品。当你用镜头对准他们的时候,他们会给你这个世界上最天真无邪的微笑,可微笑的背后却充斥着贫穷,无助和他们不懂的无奈。在一些寺庙里,上了年纪的女人在家门口摆起神龛,在门口放上盒子希望游客能拜拜她们的神像,给一些香火钱。这里也许是外国游客的异域天堂,但对于高棉人,则更像是一根临时的救命稻草,真正能发展他们国家的永远也不会这看似繁荣的旅游产业。
 

但幸好,外来的文化出现在他们的土地上,却没有腐蚀他们的心灵,至少我碰到的是这样。路边停满了一个样式的TUTU车,开TUTU车的有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也有上了四十岁有三个孩子要抚养的中年人。他们坐在自己的车上发呆,或者在路边无聊地抽烟。
 

走在路上经常会有TUTU车司机问我“先生,你需要TUTU车吗?”我的回答“不用,谢谢”重复很多遍,以至于让我不想看他们一眼就继续往前走。而那一天在某个路口,当我说完“不用,谢谢”后,有一个司机也回了我一句“谢谢”,我转过头看,是一个中年男人,头发有点蓬松,皮肤黝黑,眼神清澈,有着高棉人很明显的厚嘴唇,嘴角挂着一个很迷人的淡淡的“高棉的微笑”。
图片 


东南亚在路上——最美的星光和日出

在暹粒的第四天,凌晨四点半,骑自行车从旅馆出发。清晨的暹粒格外安静,空气里透着一股凉意,昏黄的路灯下偶尔会有一两辆车疾驰闪过。在去吴哥的路口,有车队在集合,想必是在等人一起出发,而我是独自一人,则加快了我的速度,因为路灯不久就要熄灭,要过一个多小时才会天亮。
 

出了城,路灯的间隔变大,间隔中的路则是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我不得不放慢速度靠右骑行,但时不时地有摩托车和旅游大巴驰过,为我短时间地照亮前面的路。一二十分钟后,像恐怖片里的场景,所有的路灯唰地一下全部熄灭,留下了一片黑暗和宁静。我在路旁停下车来擦汗,一抬头却意外地看见了一片从未看见的星空。密密麻麻的星星把银河拼凑起来,在这个远离城市和现代烦嚣的地方,星星们在等待人们发现这片星空的秘密,那可能是几百年前从远方投射过来的星光,如今则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方闪耀,像是从前被遗忘在丛林里的吴哥城,几百年后被人们发现,神秘和魅力却依旧在吸引着人们的目光。
 

当时我还在遗憾相机性能低不能把那片星空拍下来,现在则默默庆幸自己把最美丽的星光留在了自己的脑海和记忆中。触动人心弦的美景不需要用影像去记录,留在心里,给自己一个念想会让它保存得更久。
 

借着手机微弱的灯光,在黑暗中缓慢地骑行了一二十分钟,碰到狗,也走错过路,但最后还是顺利到达了小吴哥。在入口检票的时候碰到一点点小麻烦,因为前一天去邮局寄明信片的时候让邮局工作人员在门票上盖了一个邮戳,景区的工作人员左看右看,幸好门票上有我买票时照的照片,解释了好一会儿他们才让我过去。
 

进到里面,在藏经阁的湖边找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坐了下来,这时湖边已经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都在虔诚地等待着日出的那一刻,不知道几百年前的吴哥王朝,也会不会有人在凌晨四五点的时候在湖边静候日出。慢慢地天边开始泛起了鱼肚白,小吴哥的三座莲花塔的轮廓也逐渐清晰。天空逐渐变得明朗,墨蓝色的云朵上染着淡淡的橘红,湖面上轻轻荡起涟漪,塔和云彩的影子映在上面,像是一幅刚完成,水墨还未干的山水画。只可惜彩霞仙子那天早晨走得匆忙,在太阳出来前只留下了轻描淡写的霞彩来映衬高耸的莲花塔。
图片 

东南亚在路上——初见高棉

从西贡出发,办了落地签,顺利从越南出境到柬埔寨,法式风格的房子变成了木头高脚楼,大片的沼泽地映入眼帘,柬埔寨的贫穷一眼就能让人看出来。大巴在柬埔寨首都金边经停了一个小时,从西贡到暹粒总共开了十三四个小时,到达暹粒的时候黑夜的帷幕早已降下。
 

从五美金还价到两美金坐TUTU车从大巴公司到丁姐推荐的BON SAVI旅店。丁姐是在南宁的青旅里遇见的,长头发,齐刘海,看起来就是一个大学生,但是已经做了七八年同传了,她的旅行方向和我的正好相反,最后到南宁,那天晚上分享了一些她旅途上的趣事,给了很多旅行的建议,其中BON SAVI就是其中一个推荐。
 

TUTU车司机英语说的很流利,暹粒外国游客多,我想对他们来说,说好英语也是一门赚钱的必修课吧。司机开车速度很快,还很热情地跟我聊天,他说他有一个女儿一个儿子,一家就靠他开车挣钱,到酒店的时候他给了我一张全英文的名片,清清楚楚地写着他的邮箱和电话,说若是需要TUTU车,会给最优惠的价格给我。后来酒店老板告诉我从大巴公司到酒店一美元就够了。
图片 

东南亚在路上——雨夜里的咖啡馆

四个多小时从芽庄到大叻,车子沿着山路蜿蜒而上,窗外渐渐铺满了绿色,远处的山还朦朦胧胧地飘着一层白雾。
 

“司机先生,能把空调温度调高点吗?”巴士前面有个人对司机说,我也感觉到了一丝凉意。外面是大太阳天,八月份的越南应该是最热的,可到了这里温度却反而降低,大概只有十几度。到最后,温度让我们这些短裤短袖们有点儿受不了,才只好把冷气换成了暖气。车上的人都在惊叹这里的气候,这时我才发现司机早已穿上了厚衣服,往外一看,当地人都穿着大衣,有些还裹着围巾,戴着手套。
 

下车的时候,天开始飘起小雨,雨滴在手臂上感觉有点儿凉。巴士公司的职员说附近有很多旅馆,对面还有一家咖啡馆,向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沿着几排阶梯上去一个小小的店铺,上面挂着一个大招牌“V Café”,中间红色的“V”字格外显眼。
 

安顿好住处,添了点衣服就出门走走逛逛。踱步在大叻街上,完全感觉不到自己身处在一个东南亚国家,相反,大叻童话般的欧式建筑,街上精心布置的花圃和装饰华美的马车让我觉得自己是漫步在一个不知名的欧洲小镇,宁静而悠远。春香湖边的花坛里,紫色的薰衣草成片,仿佛给大地织了一张紫色的毯子,旁边还红白相间的小花儿点缀着。若是在温暖的晴天,坐在湖边,闻着花香,喝上一杯咖啡,跟微风来一个约会,是再惬意不过的事情了。我想当年法国人发现这个世外桃源,然后把它开发成度假胜地也就是这个原因吧,谁也不能抵挡这个小镇四季如春的气候和处在高山上的安宁。

图片

傍晚时分,天开始下起了大雨,在街上偶遇之前在会安和芽庄碰见的那些中国驴友,于是便一起找了一家西餐馆解决了晚饭,之后打的回到巴士公司门口,真愁没去处时,我们才注意到对面的“V Café”,在雨天迷蒙的夜色中发出淡黄色的光,看上去都很温暖。于是一行人轻轻推门而入,在角落放好我们的雨伞。
 

咖啡馆不大,进门就是一个小小的吧台,旁边是整整齐齐一排桌椅,大概可以坐八九个人的样子,有几个西方人在喝咖啡聊天,有说有笑。墙上挂着许多用黑色相框框起来的黑白老照片,大多数都是上个世纪的音乐明星,还有一些黑白风景照,在吊灯暖黄光线的照耀下很有怀旧的感觉的。有怀旧感的不仅仅是墙上的黑白照片,还有房间四周挂的灯笼,吧台还有两个被点亮,往西式风格中又增添了一些东方的韵味。
 

进门往左,是个小房间,前后有两张门和大房间相通,里面的装饰也和大房间的风格相同。我们在靠窗的座位坐下,能够清楚地听到大房间里的驻唱歌手拨动吉他和低沉而有磁性的歌声。我喜欢喝咖啡,但却不是一个会品,能懂咖啡的人。越南是世界上第二大咖啡产地,咖啡的品种自然而然地也有许多,光在咖啡馆的菜单上就有十几种,而我就点了我比较喜欢的牛奶咖啡。
 

阴冷的雨夜,在咖啡馆里喝着热咖啡,吃着糕点,听人深情地唱歌,的确有点儿小资的感觉,但不是在什么地方都能够有这样的体会。也许以后在某个雨夜,当四周阒寂,内心宁静,只能听见雨滴滴答答的声音时,我会想起大叻咖啡馆桌上的那一杯摇曳的水晶蜡烛,孤独却又温暖。
图片 


东南亚在路上——海上的《两只老虎》

找好住处于是就在巴士公司报了一个四岛游,八美金还包一顿午餐。大巴接着参团的游客到一个码头,码头停泊着许多相同型号的小客船,白色的船身上的两条红色条纹格外显眼,蓝色的船顶下面有序地安放着八九排长椅。

人坐满了船就启动了,导游是个矮个子黑皮肤的越南小伙儿,三十几岁的样子,打着赤膊,声音很大很热情地用蹩脚的英语介绍当日的行程安排。我使劲去听他说的话,无奈没有几个词能听懂,于是就放弃,开始跟我旁边的大妈聊天。
 

大妈看上去五十多岁,妆化得很弄,脸上涂了厚厚的防晒霜。她是越南人,后来嫁到美国,在那边做餐饮生意,丈夫死后拿着做餐饮赚的钱环游世界,没钱了就在当地打工,然后继续旅行,这次回越南是探亲,旁边还坐着她准备去美国读书的外甥。能够像她这样上了年纪还能独自环球旅行的人真是很难遇见,惊叹的不只是她的经历,更重要的是她的勇气。
 

船的速度很快,海水被船头冲击成浪花飘到我的身上,脸上感觉凉凉的,还能闻道海水的咸咸的味道。四岛游真正只去了两个岛,有两个岛太远了,导游问我们去看岛还是多留点时间在海里游泳,船上的人不约而同地都选择了游泳,因为上前面的两个岛都要收费。我好早就料想到了会是这样一个情况,所以也不觉得失望,相比国内,在芽庄的这个八美元的“四岛游”项目还是挺划算的,至少午餐我是吃得挺饱的。
 

导游要我们站起身来,然后熟练敏捷地把七八排长椅弄倒铺成一个很长的桌子。再然后面条,鱼片,西红柿沙拉,蔬菜汤什么的就被端上来了,当然少不了越南人最喜欢的法棍,吃起来像是放在烈日下晒了好多天的面包,硬而干,但是配上果酱吃起来还别有一番风味。大家貌似都比较饿,或者是要积点能量去游泳,虽然几乎都是素菜,但一下子就被吃完了。
 图片

饭后就是娱乐时间了。导游,船长,副船长,水手转型组成了一支乐队,唱歌,弹琴,打鼓分工明确,首先来了一首节奏欢快的越南歌曲。后面就开始邀请各国的游客上去唱歌,导游还真有几把刷子,各种语言耳熟能详的歌都能来几首,虽然唱得不怎么标准,但是制造那种气氛也绰绰有余了。第一个被邀请上去的是一个中国女生,跟他合唱了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接下来说要请一个中国男生上去,同船的中国游客于是就把我退了上去,开始是要唱《上海滩》,可是我不会粤语,问他还会什么,于是就开始了一首中文版的《两只老虎》,在台上唱歌怪显尴尬的,但娱乐一下大家还是蛮开心的。后面韩国美女,西班牙帅哥和美国胖哥被邀请上去唱歌。最后以两个越南小伙子的一首越南流行歌结尾。
 图片

接下来的项目就是到一片澄澈的海域游泳了,虽然我会游泳,但第一次在海中间游泳还是先套了个泳圈,后面才慢慢地敢把泳圈放一边。美国胖哥一直在玩深水炸弹,想象一个两三百斤的人从船顶跳到海里面会是一个什么样子?
 

从“四岛游”回来,洗澡,休息,晚上跟遇到的中国朋友一起找大排档吃海鲜,海滨城市的海鲜的确丰富,龙虾,海参,鱿鱼,扇贝应有尽有,价格相对比较便宜,但商家看我们是外国人,价格还是稍微有些水分的。晚上的芽庄很漂亮,深蓝的天空下,昏黄的路灯照亮了海岸线,坐在海边就能听到海浪说给海岸的悄悄话。

图片

东南亚在路上——我不是韩国人,其实我就是中国人

从会安到芽庄是坐的晚上的巴士,选座位的时候没有好位置了,就选了最后一排靠窗的一个,一来坐旁边不会有被夹在中间的不适和尴尬,二来可以随时拿起相机记录窗外的美景。后面一排总共有五个座位,另外四个被一个中年西方男人,一个中年亚洲女人,一个亚洲小孩和一个亚洲女子坐了,他们看上去是一家人,后面也证实了是一家人。
 

“请你把窗户打开一下好吗?”西方男人很礼貌地对我说,英语不是很纯正,“这个里面太热了,空调好像没什么效果。”
 

“没问题,”我把窗户全部打开了,外面的确有阵风吹来,挺舒服的,“你是法国人吗?”
 

“是啊,我长得这么典型吗?”法国男人笑道。
 

“没,其实我也分不清欧洲人的长相,只是你刚刚好像在说法语。”亚洲女人和小孩之前在和法国男人聊天,虽然我不会说法语,但还是隐约能够辨别出来他们说的法语。
 

亚洲小女孩约莫四五岁的样子,躺在男人和女人的中间,和中年男人有说有笑,看上去和他关系挺好的。女人听到我跟西方男人在聊天,从手肘支撑着身体,侧过身来对我说:“我们在岘港玩了几天,现在回芽庄。我是越南人,他长得就是一张法国人的脸。”越南女人的英语说得很流利,话毕我们不约而同地笑了。
 

“那你是哪的呢?”法国男人问我。
 

“你觉得我长得像哪国人?”我笑着说。
 

“韩国。”越南女人猜道。一路上我已经很多次被认为是韩国人了。
 

“为什么是韩国?难道我也长着一张典型的韩国脸?”我有些不解。
 

“嗯,的确。而且你英语说得这么流利,应该不是中国或者日本人。”越南女人很肯定地说。
 

“我不是韩国人,其实我就是中国人。”我有点儿无奈。
 

女人有点儿惊讶,说从来没有碰见过英语说得这么流利的中国人。我笑着说:“只是你以前从来没有碰到过罢了,我也没有碰到过英语说的这么流利的越南人,你是第一个。”
 

“哦,我在法国生活了十几年。”女人开始说她的一些经历,法国男人陪着小女孩在玩手中的玩具。不知不觉就说道了越南和中国的关系,那段时间中越两个正为岛屿闹矛盾。旅行中我不想谈论政治,于是直接跟她说:“我是中国人,你是越南人,领土矛盾我们只会维护自己的国家,我们谈到最后就还是会这样,我们还是不要聊政治话题了吧。说说你们越南人怎么看我们中国人?”
 

女人也知道政治不是个好话题,于是就开始回答我提得问题:“其实越南人对中国人的印象不怎么样。我说几个我听到的几个故事吧……”

女人说了好几个故事,当然都是说的印象不好的事儿。一个说的是中国商人在越南农村收购未成熟的椰子,等到椰子成熟的时节,越南人发现中国人把烂掉的椰子仍在那里就走了。还有一个说的是,中国商人收购田里的蚂蟥,让越南农民晒干,然后偷偷的放到面包里卖给越南人。我不明白中国商人的出发点在那里,越南女人也不明白,但言语里表达着对中国人的不满。
 

后面越南女人说中国越来越强大了,旁边的国家都怕它。法国男人也说很多法国人认为中国的强盛对欧洲是一种威胁。后面我也不再说什么了,只是笑着回了一句“中国还没有到强大到去攻打别人,中国旅行团占领欧洲的商场还是有可能的,不是有可能,现在已经是了。”
 

到芽庄已经是早晨六七点了,日光透过深黄的车窗射进车内,车内也被照得一片昏黄。听说芽庄的四岛游很划算,安顿好住处就出发吧。这次希望不会有人再把我当作韩国人了,我是中国人,OK?
 图片


东南亚在路上——说中文的意大利人

1

“昨天晚上在还剑湖边散步的时候,钱包被人偷了,我的银行卡在里面,”河内的第二天,在青旅,尤思跟我们用中文说他钱包被偷的经历,看上去有点儿失落,“我现在要打电话回中国让银行……这个要怎么说?”
 

“挂失?”我提示他,“为什么要挂失啊,反正偷了你的也没用,他们又不知道你的密码。”
 

“听说越南的小偷很厉害的,不知道密码也能把钱取出来。”他解释道,说着一边掏出手机,眼神里有一丝担心和迷茫。
 

帮他查到中国银行的电话,尤思打了几个过去,中文没说明白接着再用英文,最后都以失败告终。他挂了电话,有些气愤地说道:“他们说不能挂失,要提供卡号。告诉他们我的名字,他们说不能查到我的银行卡。”
 

“我来帮你问问吧,你是在北京开的卡吧?”他的越南手机卡已经充了好几次钱了,问题还没解决,于是我用我的手机拨通了北京一家中国银行的电话。“你好。我的一个朋友,意大利人,现在在越南,昨晚银行卡被偷了……”说明完情况,提供了名字和护照号,银行卡终于成功挂失。
 

尤思是意大利西西里岛人,个子不高,穿着一件蓝色T恤,上面印着“我是个老外”,戴着一副金属框架的眼镜,一双琥珀色的眼睛炯炯有神。本科在意大利学中文,那个时候在北大读硕士,因为签证要到期了,得先去第三国然后才能续签中国签证,于是就到了越南。
 图片

2

在河内的时候,跟于思一起去了越南民俗博物馆。博物馆里到处可以有着中国印记的文物,而在博物馆外,越南人的建筑和生活习俗也一直受着中国和法国的影响。但相对于中国这个老大哥,越南人更加喜欢法国小老弟。越南摒弃中国文字,采用法国牧师创造的越南文字,极力地去消除中国文化在越南留下的痕迹。但是文化这东西,根深蒂固了就很难再改变了。
 

同样是从北越到南越,于是就和于思当了几天临时的“驴友”。会安像极了中国的古镇,华人的会馆,寺庙小巷,灯笼对联,这些很中国的东西在会安被一一展示了出来。傍晚租了单车,骑到海边天已经黑了。从小路穿到海边度假区的私人沙滩躺下来,月亮朦朦胧胧,但还是把海面照得波光粼粼。第一次看海是在特拉维夫,ALON爸爸开车,载着我和YAHEL姐弟,当海平线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还傻傻的问了一句“那是海吗?”,第二次在青岛看海已经没有太多新奇的感受,只是对海风那股腥味有一些熟悉的感觉,据说味觉和嗅觉会触碰到记忆,我想那次应该就是,让我想到了地中海咸咸的海风。第三次就是在这里了,也是我第一次在晚上看海。
 

尤思说起他家乡西西里岛的故事,说海让他想起了他的妈妈,然后又唱起了他们那里的歌。而我则教了他两个形容月光和海面的词,“朦胧”和“波光粼粼”,借着月光,我把他写到了他的小本子上,注上拼音,写上中文解释。
 

第二天早晨本来定了闹钟要起来看日出的,但四五点闹钟响了谁都不想起来,于是七八点吃完早餐,骑着自行车慢慢悠悠地去海滩。第一次在海里游泳的感觉很奇特,潮水不断地涌动,仰在海面上,经常被冲过来的海浪击中,于是得很快地翻过身来,把鼻子和嘴巴里的海水弄出来。八九点的太阳看上去很温和,但是忘记抹防晒霜的后果就是被晒伤,回来的路上太阳一直对着我的脸晒,回来脸和手臂就成了猴子屁股和火腿肠了。
 

第三天尤思要坐飞机从岘港到西贡,于是就在会安和他拥抱道别,遗憾的是,直到我回国整理旅行笔记时才发现我竟然没有留下他的联系方式,我想若是有缘,总会再一次相见的。旅程中总能看到不同的风景,碰见来自不同文化的人,听到许多以前从未听过的故事,我想旅行也就毋须强调它的意义,在路上就是它最大的意义吧。
图片 

东南亚在路上——从未知到已知

六月的某一天,在图书馆翻译CHINA DAILY上一篇关于GAP YEAR的文章,翻着翻着突然一个想法就袭击了我:我还有些钱,暑假又有时间,为什么我不能像他们一样呢,来不成GAP YEAR,来个GAP MONTH也好啊。于是冲回寝室,搜索旅行的信息,很冲动地买了一张八月底从曼谷飞广州的回程票,在七月底的时候开始了我的东南亚之行。
 

于快是在南宁青旅里的室友,初次见到他就让我心里微微一怔。跟我差不多高的个子,黑黑的皮肤,长头发,嘴巴旁还有一撮八字胡,穿件阿根廷的球衣坐在床上玩IPAD,看起来像一个二三十岁落魄的摇滚乐手。
 

“请问这个床有人睡吗?”我打开了话匣子。
  

“没有,”他转过头来对我说,“你也是去越南吗?”
 

“是啊。”住这家青旅的一般都是去越南的背包客,“你只去越南还是?”
 

“嗯,时间来不及,只去越南,在河内有朋友。”他笑着说。“在外有朋友接待真好。”我心里想。
 

后面的聊天让我明白了“人不可貌相”的真谛。这位哥在南京农大兽医专业读大四,喜足球爱摇滚,竟然还会N国语言,尤其擅长葡萄牙语。本想第二天一个人从南宁坐火车到越南,后来还是决定和于快哥一起坐汽车去河内。
 图片

在友谊关入越南境的时候被越南边防的工作人员“勒索”十块人民币,对越南的第一印象也由此而减分。换乘越南的巴士,一路南下,三四个小时后到达河内。出现在我眼前的是我没有料想到的疯狂摩托车流,各式各样的摩托车像蚂蚁般密密麻麻地在路上穿梭,无序却又不会碰撞到他人。
 

在一位中国大哥的热心帮助下,我们办了越南的手机卡。在手机上搜索我们要去的还剑湖,背着行李在烈日下暴走一二十分钟后,地图上却显示我们只走了一点点远,于是在路边找了一辆运货的三轮车,70万越南盾商议好价格,加入了摩托车流。开车的是个五六十岁的师傅,不会说英语,在旁人的帮助和地图的引导下才把我们的话讲清楚。
 

在摩托车流中的感觉很刺激,车上放着货物,坐不是很方便,我们背着大包,只能侧着身体坐在后面,手紧紧地抓住车身。本想这位大伯会慢慢悠悠地把我们载到还剑湖,没想到一路超车,一路飚车,我们也疯狂地叫,在佩服大伯开车技术的同时,还时不时地跟坐在摩托车上的西方背包客打招呼。
 

下车后我们直奔我们的目的地——HANOI BACKPACKERS HOSTEL,六美金一晚的混合床位包早餐还是挺划算的,十个人的房间只有我一个亚洲人。没想到第一天竟是这样开场的,旅程在未知中开始,我想应该也会在未知中结束吧,但是经历过的那些未知又会转换成已知的东西。我想生命也是这样吧,在从未知到已知,从已知中又经历未知。

图片

空白

相遇与离开
过去和未来
未知总是在
悄悄填补着空白

 

立春

雨水 温柔地
抚摸着沉睡的大地
不小心弄醒了
春天的梦

聆听

黑夜在细语
时间在老去
冬天的寒雨
在仔细聆听

某个顷刻

在某个顷刻
将自己忘却
把记忆捆绑

也许 你无法听见
内心的叹息
或者 也无法记起
曾经的 某个顷刻
 

关于写作

躲在被窝里在手机上敲打这些文字,听着窗外雨水落在挡雨罩上的声音,心里不知不觉地产生了一种久违的宁静,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在这么静的深夜里停下来,用文字来记录一些事情和感悟。

博客是用来留住一些记忆,文字的记录无关文法,但现在写文章时却总容易落入俗套,文字也变得僵硬起来,最恐怖的还不是手法文笔方面的事。当有想法,想写日志还没开始写或者写到一半这不下去的时候,那才是最恐怖的事情,而这件事却总是发生在我身上。

从东南亚三国回来已经快有半年的时间了,旅行的游记吃力写了第一篇,后面的到现在却不了了之,不是我不想写,而是自己不满意自己写的,或者到一半突然没有了写作的感觉,于是就半途而止,游记也迟迟没有按时写完。

有人说多积累,多沉淀,多思考,这样就能把文章写好,可看了一些书,也曾试着模仿一些人写文章,到效果总是不如意。我想主要原因还是因为那三“多”没有落实到位吧。不管怎样,还是争取寒假把游记写完吧。

Days with San Diego Surf Basketball Team Ⅱ

图片
I was really glad and thankful that I had the chance to work for the San Diego Surf Basketball Team and the Beijing Aoshen Olympian Team again. Mainly my working relationship was tied up to the Surf Team as it was Ross, the GM of the Surf Team, invited me to go.

I didn't go for the purpose of money, but wanted to see some old friends who came last time and to gain more experience as well as know more people. Meanwhile, it was a rare opportunity and cool job for a college guy to have and deserved his full passion and energy to finish the task with a happy ending.

We went to five places in Hebei province and one county in Tianjin city during those fifteen days, and separated in Beijing at last.

Truly I was disappointed with some guys in the Surf Team this time. The disagreement,complaints and angers would only collapse a team's strength and harmony and resulted in the failure of the games. Not talking about the skills of basketball playing or the perfomance in court, a team had been defeated by its own players already before the game stared, as some of the guys cared too much about themselves and some things that had no concerns with basketball. A strong and competitive team and its players always worship the love and cooperation to one another and stress the importance of team spirit.

Though the team acted not so well this time, still some guys moved me after we chatted. Getting no payment and sometimes even having to drive to practice, or taking up the time of working to play ABA season, some buddies still insisted on their initial thoughts-to play basketball as a career, to persist on it as to chase the dream. And no matter whether it succeeds or not, eventually they won't regret for the things they've already done. For at least they've tried and enjoyed those moments of pursuing dreams. Certainly, I hope they could meet their needs and hit the goals.

Howsoever, it was quite a journey to me since I learned a lot from it. Whenever taking a job or task, it is always to be responsible and attentive. Good moments should always be remembered and cherished while bad ones should be dumped. Still I feel indebted to the opportunity Xing, Coby and Ross gave to me, and also to the help given by the guys from both Chinese and American team. Cheers to the wonderful moments together!


Days with San Diego Surf Basketball Team Ⅰ
http://user.qzone.qq.com/8128487/blog/1334734016



行走中的一年

每到年末的时候,总会打开电脑象征性地写一点东西来回顾过去的一年,展望新的一年,似乎只有在不断的总结和期盼中新的一年才会真正地开始,今年也不例外,为了更好的2013年,我还是写点东西吧,而且博客已经好久未更新,再不更新就要长草了,这可对迎接新的一年不好。

我把题目定为“行走中的一年”是因为今年是我去过地方最多的一年,从四月的张家界之行,到后面跟着球队去衡阳,湘潭,暑假的东南亚之行又给我的地图添上了几个新的标记,十月的凤凰之旅,再到十二月再跟着球队到河北,最后去北京……这一年,我一直在行走,从国内走到国外,也从十九岁走到了二十岁。二十岁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一个人在北京,去北外,跟同学在北大滑冰,可能是我们家对生日并不太重视,小时候我爸一直说“生日没什么好过的,每个人都有,每一年都有一个”,所以到现在我也并没有觉得生日对一个人会有很多特别的意义,我想最大的意义应该就是自己与母亲的那种连系会在生日那天被放大,然后就是自己成长的一种标志。因为生日跟元旦很接近,所以每到十二月末,自己就会不由自主地想想自己过去一年的一些成长,但每每回首总觉得自己每一年都并没有特别大的改变,只有当自己翻看以前写的东西,和以前做的事对比之后才会发现自己那些细微的变化和阅历的增长。

写到这里思绪突然卡住了,还有什么未写上去的,留在心里也是一样的。

曾经的誓言

翩翩雪花 曾悄悄地
把诺言许给冬天
寒冷的雪夜里 也许
冬天会记起曾经的誓言

荒芜

来来去去
岁月不停变幻
来到北方 追随最初的脚步
去到南方 回到现实的无奈
去去来来
时间早已流逝
只留下这片荒芜之地

等待

也许 我们终究不能相遇

只因 我在现实中等待

你 却在未来里徘徊

记忆

记忆如落叶 不愿过早消逝 
随着秋风旅行 飘向远方
去到了从前 驻留在现在
最后 回到了心底

立冬

不断地奔走

终于又在寒冷中停留

停留在冬天到临的时候
 

可时间却从未停止

年复一年

安静地走了很久 很久

五十一、秋之片刻

图片

图片

图片
拿着相机在校园里转悠,无意中在草丛中看见这些秋之片刻。秋天在南方总是匆匆一瞥便仓促地离去。很想去有落叶阔叶林的地方过秋天,走在树林里,踩著落叶咯吱咯吱地响,好像走着走着就能回到从前… 

五十、神秘之路

图片
深秋清晨大雾,像是童话里的场景,这一条路,是要通往另一个神秘的世界。

又见凤凰

浮生若梦,即便繁华还在,我也会驾一叶扁舟,隐匿在这江南烟雨中。

图片 

周五不上课,于是决定再去凤凰走走。早晨八点多出发,坐四十分钟火车先到麻阳,然后再转乘汽车,十一点不到就到了古城里。到凤凰没有特别的期待,只是想一个人到处看看。
 

过了虹桥,很快就找到了之前在网上看好的那家国际青年旅舍,顺利入住后便背着相机出去。在凤凰古城里不需要地图,很小的地方两三个小时便可以走完,即使迷路也能问路边的商户,没准还能在小巷子里有不一样的发现。去年的七月我便到过这里,在凤凰待了三天,去了苗寨和天龙峡,只觉得这里商业气息太过于浓重,古朴的气息也只能依稀从古城里的老建筑中感受到。清晨的沱江上再也听不到阿哥阿妹动听的山歌,苗寨里的风俗也被改成了各种现代形式,成了娱乐游客的一种手段。到了夜晚,沱江边便歌舞升平,各个酒吧都把音响音量调到最高来吸引游客的耳朵。
 

虽说过了国庆旅游开始渐渐进入淡季,但是周末的凤凰还是有很多人,大大小小的旅游团从周边的城市或远处到凤凰来,想着的是能避开旅游高峰,给自己一次舒适的旅游,但是没想到旅游团,散客都选择了周末,山城也不失它从前的热闹。而我一个人旅行,也不必跟着成堆的人群去那些所谓的景点游玩,自己拿着相机在城里晃悠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下午回到旅社,四人间里还是只有我一个人,于是躺在床上看书。房间离大厅比较远,旅社里也几乎没有人,耳边也难得清静了一次,甚至静得让我的耳朵出现了耳鸣。耳朵清静,心也跟着静了。这种安静让人感觉害怕,像是外面的世界突然与自己隔绝,没有了关系;但是它也让人的心思稍稍地停歇起来,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抛给这突然来的宁静。

傍晚时分,出门觅食,也顺便拍拍凤凰的夜景。旅游区的东西就是贵,小小的一碗粉就是十几块,吃饭那就更加不用说了。灯光装点下的凤凰古城,古朴中透着现代的华丽。若是将耳朵静音,还能把它想象成天上仙人们的游玩之地。囿于相机的配置,对比于别人拍的照片,我的就逊色了许多。在沱江上的桥上拍照时遇一抱大镜头的大哥,询问其拍摄设置,应用于我相机只上,反复调试和尝试,也终于拍出一张让我较为满意的凤凰夜景照片。
图片 

不喜欢喧嚣的酒吧,在凤凰城里行走也略感无聊,于是八九点便回到旅社。正准备早点睡觉的时候,一哥们住了进来,聊天得知是北京一咖啡店店长,独自来湖南旅行,在张家界遇到一青岛夫妇,于是搭便车到了凤凰。闲来无事,等他们休整好,则又同他们一起出门。十点后虹桥旁的烧烤一条街也越来越火热,坐在大排档里吃东西还能免费听旁边人点的歌。夜晚的古城也似乎不会安静下来,等到凌晨商户关门后还有很多热血青年在城门里弹吉他唱歌,看他们的样子很是享受。又回到旅社,在前台的休闲区坐了下来,开了几瓶啤酒,跟刘哥和青年旅舍的老板聊天。后面又和女老板敏姐,两个来凤凰旅行的人聊各自自己旅行的经历和一些想法,甚欢。凌晨一两点,其他人都已回房间睡觉,刘哥跟我继续在聊他旅行上的所见所闻,开了一瓶三十五度杨梅酒,一杯就下肚,感觉肚子里火在烧,头也开始有点晕了。帮敏姐关了吧台的灯和音乐,回房间睡觉,醒来便是八九点。
 

第二天去沱江的下游,很多建筑都是新建的,看上去与这山里的风景不相映衬,略显怪异。刘哥是做咖啡这行的,于是下午我和敏姐便和他去了一家口碑比较不错的咖啡馆。点了一份意大利面,量少得可怜,味道也不怎么样。刘哥说他点的咖啡也一般般,并没有说的那么好。聊天得知敏姐的青年旅舍缺个店长来帮忙经营,义工现在也很难招到,本地的年轻人也呆不住,只好招了两个中年大妈来坐前台。边城国际的口碑已经很好,在LONELY PLANET都有关于他们的推荐,只是老板超哥和敏姐忙其他事,无暇顾及旅社,不想把它放弃,也就只能让它维持现状。若是以后有时间,我还真想来边城国际做做义工,体验一下在青年旅舍工作的感觉。
 

吃完饭回旅馆休息了会,刘哥要去和朋友回合,而我也要下午回学校,在边城国际前合照了一张,希望下次有机会还能见面。四点多坐上回怀化的汽车,天也渐渐黑了下来,汽车在没有路灯的过道上穿行,一天半的凤凰之行也隐隐消失在黑夜中。每次出去都会遇到不同的人,听到不同的故事,得到一些不同的收获,我想这就是旅行最大的意义,得到不同的体验来丰富自己的经历。总是在路上行走,寂静的时回头,发现自己已经走过了长长的路。未来的路该怎么走,我想心里总有一盏指引前方的灯。
图片 


行路人

你是匆忙的行路人
来不及看路上的风景
把记忆也放在了昨天

 

生命里的有些人
出现在你的记忆中
只是在后来的路上

却再未相见

 

而你依旧
回忆着温暖
匆忙
寻找着他们的踪迹

© Land of Fantasy | Powered by LOFTER